奇鑰

[沉月之鑰]《過於虛實的夢》(噗范)

其實這是第一次寫的同人文,是剛看完沉月之鑰第二部卷五後寫的。就是太有感覺才寫的。之前也有在其他地方發布過。
總之,超喜歡普哈嚇嚇的!快點回范統身邊啊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早晨的太陽將刺眼的光茫照進房裡,此時已毫無睡意,輕輕睜開朦朧的雙眼,映入眼簾的還是和往常一樣的房間。
  奇怪?
  我不是和小金跟沉月去找阿噗了嗎?怎麼現在會在我家?
  難道他的離開不是夢嗎?一切都完好如初嗎?還是被珞侍抓回去了?明明原本在迴沙,但為什麼又回到幻世了?
  不斷思考,但還是無法理解什麼。
  范統的武器離開了,為了找他的原主人,他不知道他有什麼苦衷,但他始終無法接受他離開的事實,就算不惜違背國主大人珞侍的命令,也想要找到他。
  說到這個,珞侍還好嗎?
  兩人的友誼會這麼就斷了嗎?
  他會擔心我嗎?沒有武器的我根本就是個沒用的累贅,但是即便如此,我也必須去找他。
  所以,抱歉了,珞侍。
  請你自己先回去吧!不要管我了。
       話說回來范統也不知道珞侍有沒有回去,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他會存在於這貌似他房間的地方,不過他很確定,這裡的確和他的房間不太一樣。
  啊~真希望我們去迴沙的這件事只是一場夢,那這樣就不會到迴沙,他也不會因此感應到他的原主人祭霜而離開了。
  在無計可施的狀況下,他這沒啥用的腦子怎麼想也想不透,緩慢坐起,朝四周察看。
  或許是想看看他在不在,也或許是想認清現實。
  但是為什麼?你真的在這裡?
  真的不是在做夢嗎?
  眼前這照理來說不應出現的東西,卻平白無故出現。
  沒錯,那是一把拂塵,他離去的武器——普哈嚇嚇。
  『為什麼?你不是拋下我去找原主人了嗎?』
  『為什麼你又回來了?』
  『你不知道失去你我有多難過,為什麼要再次出現在我面前?』
  『為什麼又要讓我知道,在沒有你的狀況下,我又是多麼無能...…』
  由於不想被他自己討厭的反話所搗亂,范統改用心靈溝通傳達話語給對方,但這麼做的原因,也許還有另一個,他怕用說的他可能會忍不住哭泣。
  不經過大腦思考的話語不斷傳向對方,但對方毫無理會,彷彿他什麼也聽不見。
  『為什麼不理我,難道現在出現在眼前的你也只是幻影?』
  范統再度拋出問題,不過對方還是不領情似的,一樣沒有反應。
  終於,他已經忍不住了,在旁默默啜泣。
  他從未想過明明近在眼前卻無法互相溝通,也從未想過他會如此難過。
  為什麼啊!明明想要找到你,現在也的確找到你了,為什麼你卻沒有反應?
  『我成功擬態了喔,月退說過擬態會成功的原因是因為思念,無從宣洩的思念,或許我已經不能沒有你了。』
  范統又用心靈溝通與對方說話,但他沒想到這句話卻引起了對方的反應。
  『真的假的?范統你居然又瞞著本拂塵,練成擬態了?』
  對方的話語透過心靈溝通傳達過來。
  哈哈……什麼瞞著?明明是你離開……我才……
  『哈哈!對啊,我練成囉!雖然只有一下下。』
  雖然很想要反駁,但范統很高興,他終於回應了。
  在范統回答他的問題之後,普哈嚇嚇化成人形,望著眼前雙眼哭紅又懦弱的主人。
  「范統,竟然你都可以擬態了,那本拂塵該走了。」
  他說了對范統有些殘酷的話,微微一笑。
  「為什麼?不能就這麼離開,去找新主人嗎?」
  我是說不能就這麼留下,不去找原主人嗎?為什麼反話這時候也要鬧我!
  范統太心急了,忘了能用心靈溝通與對方對話,導致用說的而把煩死人的反話引出來。
  「我不是不想留下,只是……你待在我身邊可能會有危險……」
  「你不管!就算很安全我也不想待在你身邊,我不要你留下!」
  為什麼?即使很危險,我也不希望你離開啊!是我太沒用了嗎?留在你身邊也只會成為你的累贅嗎?雖然現在的確也是如此,但我會變強啊!強到足以保護你,即便你是強到不需用我保護的神器。
  最後,普哈嚇嚇只是將手放在范統的額頭上,準備下昏迷咒。
  「有人會陪著你的,沒有我你也是可以活的。」
  你在說什麼啊!阿噗!你的離開就已經讓我那麼痛苦了,沒有你我要怎麼辦?
  普哈嚇嚇好像看透了范統的心思,撫摸了他的頭。
  「一切沒有你想的那麼糟,你會習慣。」
  我不要習慣啊!為什麼要這麼說?我只是不想要你離開,我只是……
  接著,普哈嚇嚇終於下了咒,轉身離開。
  在昏倒前,范統小聲地說了句話,接著就昏迷不醒了。
  「不要走啊!阿噗!」
  這句話並沒有被反話的詛咒所顛倒,但很可惜,對方已經從自己的眼前消失,什麼都沒有聽到。
  你不是說過我待在哪裡,那裡就是你該回去的地方嗎?騙子!
  為什麼要離開?
  我是多麼不爭氣,就和上次一樣,無法留住你。
  如果一切都是夢,
  那就好了……
  清醒之後,他發現他已經不是在原本的那個房間裡,而是阿噗、沉月以及他們的原主人祭霜生活過的地方了。
  剛剛的是夢嗎?但卻又如同他和暉侍在夢裡拖他過河一樣,是多麼真實卻又覺得虛幻。
  「前輩,你做惡夢了嗎?為什麼在哭?」
  醒來後第一個傳來的是金侍的聲音,他擔心的看著范統。
  我哭了嗎?
  范統輕輕撫摸自己的臉,果然從臉上傳來觸感是那溫熱的眼淚,或許在夢裡太過傷心,導致在現實中也流了淚。
  「不對,我沒有夢到阿噗。」
  范統用袖子擦拭眼淚,不想讓別人看到他軟弱的模樣。
  「喂!人類,你說你夢到哥哥,該不會是哥哥用什麼魔法傳送給你的訊息吧?我剛剛好像有感覺到哥哥的氣息。」
  啊,沉月妳居然聽得懂,不過這也不是多難的句子,聽懂也是應該的吧!不過現在並不是吐嘈的時候。
  「所以,那真的不是阿噗?」
  「什麼不是,肯定是哥哥啊!」
  啊,妳果然還是沒有進步,這麼簡單的一句話也聽不懂。
  所以,果然是阿噗嗎?
  他為什麼要以夢來見我,是因為覺得放不下心嗎?所以知道我可以擬態後,他就放心離去了嗎?
  為什麼不能回來啊?當面和我說話啊!
  算了,我知道不管現在講什麼,你都不會聽,或許是因為現在你做的事是非常必要的,因此不得不去做。
  所以,我會變得更強,強到能把你從原主人身上奪回來,我不知道祭霜有多強,但是,我一定會想辦法的!
  等著我!阿噗!
~~~~~普哈嚇嚇的內心想法~~~~~
  范統,你會過得很好的,待在我身邊的話,你會更危險,我是知道的。
  自從世界之牆出現的那一日後,一切開始不同了。
  在被逼迫之下,祭霜也開始變了,甚至已經變得不再是人類了。
  我必須去找他,因為這是無法不去做的事。
  如果可以……希望我能回到你身邊,但這應該不太可能吧……
  希望你還能是我的主人,而我還是你的武器。
  再見了,范統!
  The end

评论(1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