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鑰

[刀劍亂舞]《三條》 第一章 團聚

嗯,是第一次在這裡發文,或許不是寫得很好,但就是靈感來了就寫了。還有更新可能會很久,第一,因為要考試,第二是因為要有靈感。還有不知道會寫幾章。
大概是今劍中心,沒有特別明顯的cp(大概吧)
總之,設定就不多說了(因為懶)
開始吧!祝食用愉快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有二人坐在路邊的椅子上聊天,而現在他們在聊一個這樣的話題。
  「你聽說過三條家嗎?」一位男人向另一個男人問道。
  「三條家?喔,是那個有一位兄弟失蹤好幾年的三條家嗎?」
  「對!據說自從他們五兄弟少一人後,三條家便沒什麼動靜,甚至傳出三條家要沒落的消息耶!」怕是被他人聽到以至於招惹麻煩,因此男人將聲音稍微降低,以手擋住嘴形。
  「欸,真的嗎?我怎麼從來都不知道?」另一位男人疑惑地說道。
  「是真的,因為三條家把這件事壓下來了,就算沒有動靜,他們的實力還是不可質疑的,雖然一位不見了,但其他四兄弟也都是強者,我看我們倆恐怕連一根手指頭都碰不到呢!」
  在兩人認真討論時,殊不知一旁有人走向他們。那人穿著綠色的和服,配戴著一把大太刀,面帶著慈祥的微笑。
  「三條家並沒有沒落喔,另外,我們已經找到他了。」
  兩人因他的出現而目瞪口呆,他們明明就把聲音降的很低了,為什麼這人還能知道他們的談話內容?
  良久,誰都沒說話,打破僵局的是突然冒出的另一人,他單膝下跪並且低頭尊敬地說道:「石切丸大人,三日月大人找您,請您趕緊回去一趟。」
  聽到此消息,被稱為『石切丸大人』的男人露出與方才不同的真實笑容。
  「原來如此,他來了啊。我知道了,將會盡快回去,你先走吧!」他吩咐下屬。
  「是!」那位下屬回答。
  兩人聽到他們的對話,不禁覺得自己真的惹貨上身。
  石切丸,石切丸啊!
  他不就是三條家兄弟的其中一位嗎?天啊!為什麼他們的運氣這麼不好啊?只是隨便在旁隨便閒聊,然後就莫名其妙聊到三條家,接著又可悲的遇到了三條家的人,他們到底做錯了什麼事?
  「大、大人,我們不是故意的,請、請饒命啊!」男人雙腿跪下之後害怕地道歉,不但言語有些結巴,身子還微微的顫抖,深怕石切丸要對他們怎樣,畢竟三條家的嚴刑是十分冷酷無情,無人不知無人不曉,因此大家都不太敢違抗三條家。
  「是、是啊,我們真的不是故意的,剛剛那只是名間的謠言,可信度十分低啊!請大人千萬別當真,饒了我們吧。」另一個男人也跪下道歉,懇請原諒。
  石切丸對他們所說之話並沒有感到生氣,或許是他一直以來除了兄弟的事情以外都以淡定的心情面對,也或許是剛剛得到的消息將不爽的心情取代,總而言之,他現在心情很好。
  「哈哈,下一次就別說他人的閒話了,這次就先稍微饒過你們,有緣再見。」
  「是,感謝大人饒命!」兩人齊聲高喊。
  開什麼玩笑?當然是永遠不要再見面比較好才是。不過他們能被饒過已是非常幸運之事了。
  石切丸在回去的過程中巧遇小狐丸,兩人就邊聊邊走回家。
  「話說回來,小狐丸,你知道他來了嗎?」
  「知道啊,我們被叫回去不就是這個原因嗎?」小狐丸捲著自己的毛髮,心情貌似很好的樣子。
  「是呢,那快走吧。」
  而他們到家之後,出來迎接的男人眼睛裡有著月亮,有著一雙那麼特別的眼睛也就只有他了——三日月宗近。
  「你們終於回來啦,真慢呢。」
  「他呢?」石切丸問道。
  而三日月宗近也就只是笑著,要求石切丸和小狐丸跟他走。接著三人到了一個只有三條五兄弟能進入的房間,也就是寢室。裡面除了高大的身影外還有一個嬌小的身影,高大的是岩融,而那擁有紅眼的嬌小人兒即便是服侍三條家的人也不太清楚,只是覺得有點眼熟但卻想不起來。
  裡頭的兩人彷彿沒注意到門外之人,繼續玩鬧。
  「喔~我可是很厲害的喔!等著瞧吧!」嬌小人兒跳起來想要拿到岩融手中的鈴鐺。
  「哈哈哈!你搶的到嗎?我可是很高大的喔!」岩融將鈴鐺舉的更高,使搶到鈴鐺的難度增加。
  「看我的!」
  嬌小的人兒一躍而起,被他的跳躍力驚訝到的岩融下意識往一旁躲開,緊接著嬌小的人兒就跳進了三日月宗近的懷抱,還好三日月宗近的力氣很大,雖然平常都一直說自己是老爺爺,但在重要時刻還是會認真的。
  「呵呵,小心一點啊。今劍還是一如往常的喜歡和岩融遊戲啊。」
  沒錯,現在在三日月宗近懷裡的正是今劍,他們三條家失蹤的兄弟。
  「三日月大人,對不起!你有受傷嗎?」今劍擔心的問道。
  「沒問題,就算我是老爺爺也還是有力氣的。話說回來,叫我三日月就好,畢竟是兄弟。」三日月宗近摸了一下今劍的頭,然後將他放下。
  「可是我們真的是兄弟嗎?不像啊。」今劍歪著頭,疑惑的精緻小臉讓人覺得極可愛。
  三日月宗近對這個問題貌似不感到意外,笑著讓大家進去入座。接著,大家就開始向今劍自我介紹。
  “嗯,我是三日月宗近,目前是三條家的現任家主,但是是兄弟中年紀最小的,還有是個老爺爺。”
  「你是老爺爺那我們怎麼辦啊?」小狐丸吐嘲了一下。
  「欸?大家不都比一般人年紀還大了嗎?」三日月笑著問道。
  「那不一樣。」石切丸回答。
  「嗯...所以你們到底幾歲?」今劍發出問題。
  「年齡是秘密喔~即使是老年人也是。別說這個了,換下一個人。」三日月宗近轉移了話題,畢竟再講下去可能講不完。
  「喔,那換我,我是小狐丸。」
  「就這樣?」
  「不然還要講什麼?」
  由於小狐丸一臉『我就是不想講你們想要怎樣』的表情,於是就換石切丸介紹了。
  「我是石切丸,要淨化事物就交給我吧。」
  「嗯!拜託你了!」今劍認真回話。
  「接下來是我,我是岩融!我和你以前的感情很要好喔!」
  「以前?我們沒有見過面啊?」
  雖然今劍的確有和他們很熟悉的感覺,但是果然還是沒有印象。
  「這事之後就會了解了,別在意。」岩融眼底閃過一絲悲傷,但今劍並沒有發現,大概是因為他用爽朗的表情掩飾住了吧。
  「還有問題嗎?」三日月宗近發言。
  「我有!」今劍舉起右手,在其他人同意之後淘氣地說:「我還沒自我介紹呢!嗯,我是今劍,很多人都叫我小天狗喔!解釋就算了。還有一直都長不高,有點羨慕你們啊~」
  「別在意啦!我就是喜歡小巧可愛的。」岩融又露出爽朗的笑容。
  「可是我在意啊!」今劍不滿地說著。
  在此時,三日月宗近「哈哈哈」地笑著,引來其他四人的注意。
  「你在笑什麼啊?」小狐丸覺得他很奇怪,是不是吃錯藥了?
  「沒事,只是我們三條家五兄弟終於齊了,甚好,甚好!」
  「什麼啊?現在說不會太晚了嗎?」小狐丸又吐嘲了一下。
  「是呢,這下三條家要熱鬧起來了呢。」石切丸說道。
  「接下來就好好相處吧!今劍!」岩融高興地說著。
  「當然!」雖然在今劍心裡他們是莫名其妙成為兄弟,但跟這些人在一起總是會有著暖暖、熟悉的感覺,因此他也毫不猶豫的回應。
  的確,三條家終於到齊了,之前之所以沒有動靜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在等待,等待五人到齊的這一刻。而現在相聚了之後,五人的臉上皆露出了真誠的笑容。
  
  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