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鑰

總之就是祝自己生日快樂!
(聽了ichu的生日語音,真的超開心!
話說一張今劍畫得有點高的感覺,另一張好像有點胖了呢~
如果澪能和我共度夜晚就好了(別做夢啦!
澪和今劍都是我的寶貝喔~

心!生日快樂!接下來一起加油吧~(在遊戲中)
抽到華房心了!
超開心!

澪はすごく可愛いです!
澪真的是太可愛了!!超——喜歡!
何時能有角色歌呢?

生日快樂!澪!
為你畫了圖喔!
突然發現發布失敗,晚了一天。

澪,誕生日7/7(蠻,誕生日7/8)

有一點含cp,然後本來要翻成簡中的,但是怎麼用都用不好,不知道為什麼不能用,所以就算了。 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澪今天看起來異樣的興奮,貌似在期待什麼的樣子。
  今天是我的誕生日呢~不知道Eva大人記不記得......
  他思考了一陣子,決定好接下來要做的事,「好吧!那我就去找Eva大人看看!」
           緊接著澪立刻出發尋找目標,但是走遍了各地卻連人影都沒看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澪正覺得奇怪,想要問問其他人的時候,卻突然偶遇製作人。
  一看到製作人,澪便急忙向製作人問道,看起來有點慌張的樣子使製作人驚訝了一下。
  為什麼會那麼著急呢?
  「製作人桑,妳有看到Eva大人嗎?不管走到哪裡都找不到,到底去哪裡了...…而且今天早上也沒有看到蠻和Baberu,明明混蛋蠻每次都比我晚起的啊…...」
  澪不知道他們是怎麼了,一覺醒來便不見蹤影。
  明明......明明今天是我的誕生日啊…...
  「嗯…...十文字君和Baberu君的話我是不清楚,但Eva君的話我記得他今天有工作,可能是提早出發了吧,畢竟路程還滿遠的。」製作人微笑地說道。
  「是這樣嗎?為什麼Eva大人昨天沒有和我們說?」澪貌似看出了什麼端倪。
  製作人好像在隱瞞什麼事似的。
  「就是這樣!我還有事情要去做,那麼,山野邊君,我先走了喔~」
  澪來不及說什麼,製作人就已經離開了。
  「切!被她逃了!」
  製作人果然在隱瞞什麼事。
  Eva大人到底在做什麼啊…...蠻也是,Baberu也是,到底是怎樣!
  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  既然找不到Eva大人,澪決定要去找蠻。
  正好今天沒有課,因此他認為蠻一定跑到外頭買吃的。
  在繞了一圈之後,結果在一間甜食店發現了蠻的身影,貌似在看那一塊蛋糕比較好吃,口水都快流出來了。
  他是在為我挑蛋糕嗎?看來笨蛋蠻有時候還是有些用的嘛!不過才一塊蛋糕,太小氣了吧!這樣Eva大人就吃不到了啊!
  「蠻!」澪大聲地喊叫,想吸引他的注意力。
  而蠻驚訝了一下,慌張的繳錢且拿著店員給他用小盒子裝好的蛋糕趕緊走人。
  「笨蛋蠻!」澪又再度喊叫。
  蠻,這個笨蛋!看到我為什麼要跑啊!
  在追蠻的過程中,澪不小心跌了一跤,蠻看到這情形覺得無法丟下澪,因此趕緊去扶澪。
  「澪你怎麼這麼不小心!」蠻用有點擔心的聲音困擾地說道。
  「還不都是你!」澪生氣地反駁。
  如果不是混蛋蠻敢無視我跑走,我就不會跌倒啊!
  「那個!」澪指著裝著蛋糕的盒子,「是要給我的對吧!為什麼要逃?」
  蠻一聽到他這麼說,連忙將小盒子保護的好好的,並且迅速地搖頭。
  「這是我的,而且是今天限定的限量熱帶水果特製蛋糕耶!我排隊了超久,一大早就來排隊了,所以澪不可以跟我搶!」
  哼!混蛋蠻!蠻是笨蛋!我要詛咒你!
  「哼!那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?」
  「嗯嗯,當然知道,剛剛不就有說過了嗎?澪記性變差了嗎?今天是七月七日喔!限量蛋糕上市的日子!」蠻露出得意的嘴臉,就好像要人誇獎的孩子一般。
  「我不是說這個!」
  「那是在說什麼啊?」蠻用手指抓抓頭髮,表現出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。
  「......笨蛋蠻!」不記得就算了,居然......
  澪吸吸鼻子,將蠻手上的蛋糕搶走丟在地上,在眼淚要掉出來前,趕緊跑走,留下蠻一人不知所措。
  「澪!」
  唉…...我的蛋糕啊…...
  澪......在哭嗎?又不能現在告訴他,Eva大人已經說了不行,這樣計畫會失敗的......
  怎麼辦?這樣澪會恨我一輩子的啊…...
  在蠻一人苦惱的時候,Baberu走向了他。
  「你看到了嗎?澪在生氣啊!怎麼辦?可以告訴他了嗎?」
  「哥哥說了不行,蠻君,Baberu會去安慰澪君的,不會說,這是Baberu的任務,Baberu會陪他到回家之前。」
  「好,麻煩你了。」這時的蠻什麼也做不到,他去的話也只會洩密而已,所以也只能讓Baberu幫忙了。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  澪一個人坐在長椅上,眼睛看起來紅紅的,眼淚不時從眼眶流出來,這使他不停用衣服擦拭。
  蠻是笨蛋!
  澪在心理不斷罵著,重要的日子為什麼會忘記!明天一定要用黑魔法整他!
  還有Eva大人,到底在哪裡,說起來今天製作人也怪怪的,到目前都沒看到Baberu呢…...
  「澪君,在哭嗎?」
  說人人到,這使澪驚訝了一下。
  「沒、沒有!Baberu為什麼會在這裡?」澪用袖子擦拭眼淚,不希望他看到他脆弱的模樣。
  「Baberu路過。」
  這個回答......好像還滿正常的耶......
  「那你今天早上去哪裡了?」
  「......Baberu和黑他們去練習。」Baberu說謊了,因此眼神有點漂移,但是澪因為眼淚有點停不下來而低著頭,因此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境。
  「是嗎,那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?」
  「Baberu知道,但是不說。」他用左右手的食指比出叉叉的動作。
  所以他到底是知道還是不知道?我的誕生日應該不難記吧…...
  算了,總比笨蛋蠻好。
  「Baberu,你知道Eva大人在哪裡?」
  「Baberu不知道。」他又說了一個謊,但這次他的臉上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,眼神也沒漂移,難以察覺奇怪之處。
  澪嘆了氣。
  果然Baberu也不知道嗎…...
  「澪君,打起精神,Baberu代替哥哥來陪你出去玩。」
  「好吧!那你陪我去逛街吧!」
  與其在這裡傷心,還不如快樂地去逛街,忘記不好的事。
  「什麼什麼?逛街嗎?心也要去!」
  「什麼啊,為什麼你這作作的女人也在啊?」
  澪一開口就不出好言,心因此生氣了。
  「心在又有什麼問題了?澪你才是,不要每次都這樣好嗎?」
  「整天都穿女裝,裝女生,都不覺得可恥啊!」
  「夠了!澪!心會生氣喔!不管怎麼想,穿著女裝的心都比很多女生可愛吧!不過算了,今天心很大方,這就原諒你了,取而代之,心也要一起逛街。」
  「隨便你啦。」反正多一個人應該會比較開心吧。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  「澪,你看這個好可愛喔!我們去試穿,心要天使的這件!」
  心左右手上分別拿著一件天使樣式和惡魔樣式的套裝,拉著澪打算要去試穿。
  「華房心!這個是女裝耶!我才不要!」而且居然有露肚皮耶!
  「你平常不是也穿女裝的嗎?」
  「才沒有,那不一樣!」應該不是......
  在兩人爭執時,Baberu不知道要怎麼做才好,只好利用他神奇的身高擋在兩人中間。
  「吵架不好喔,要好好相處。」語畢,Baberu把手上的小盒子交給澪,「澪君,這是Baberu送你的,一定和澪君很相配。」
  「好喔,謝謝!」
  澪將小盒子打開,裡面是一對看起來十分漂亮的耳飾,上面還有魔法陣的圖案。
  「看起來好棒!真的是送我的嗎?」所以Baberu沒有忘記嗎?
  「嗯,澪君,那件惡魔的服裝穿在你的身上一定會很可愛,哥哥會很高興的。」
  「喔,好吧!既然都這麼說了,我就勉為其難穿上吧!」
  「真是不坦率!」心在旁說了一句。
  「吵死了!不是要試穿嗎?動作快一點!」
  「不用你說心也知道!」
  兩人很快地在試衣間換好了衣服走了出來。
  閃亮又可愛的天使惡魔組合登場!
  兩人的樣子驚動了整家店,兩人的粉絲們聚集了起來。
  「心醬!澪君好可愛!」
  「超cute的!我好幸運!可以拍照嗎?」
  「今天是澪君的誕生日吧!生日快樂!」
  「我一直都要關注你們喔!請繼續加油,我會支持你們的!」
  「啊!Baberu君也在,怎麼沒換衣服呢?好可惜喔~」
  現場粉絲的聲音很雜亂,似乎妨礙店家的生意了,因此心開口要大家退讓。
  「呀!心好高興!但是這樣店家會困擾的,為了心,不要讓老闆麻煩喔~還有,晚上八點在商店街附近的廣場有心和澪表演喔,一定要來捧場喔!」
  「是!一定會去的!」現場粉絲們答道。
  什麼時候有表演了?我怎麼不知道,華房心在說什麼?
  還有,有人記得我的生日......
  嘛!畢竟是我的粉絲嘛!當然會記得!
  「好了!澪,這件惡魔套裝我就送給你了,這可是和店家先預約好的喔!是很稀有的衣服喔!特別請老闆去向認識的世界聞名服裝設計師設計的,所以今天不可以脫掉喔!」
  「就算你不說我也不會脫掉的,Eva大人都還沒看呢!還有,為什麼我要表演啊~」
  「回饋粉絲啊~今天可是你的誕生日耶!不辦活動太可惜了,製作人沒跟你說嗎?」
  「沒有啊!怎麼不早講!我什麼都沒準備啊!Baberu你知道嗎?」
  製作人隱瞞的是這件事嗎?那Eva大人呢......
  「Baberu知道,製作人桑說要給澪君驚喜。」Baberu點點頭。
  「什麼嘛!」
  「澪你不用擔心,其中一首歌你會唱的,等下到了廣場再告訴你,不過還有一首是有關天使和惡魔的歌,就是這個喔,聽聽看。」
  心用手機播放,發出來的是兩個女孩子的聲音,貌似是某個動漫裡的音樂。
  「真的要我唱這個嗎?」晚上就要表演了耶!不太想去,可是答應粉絲的事不能拒絕,Eva大人有說過這樣不行。
  「難道你不行嗎?別擔心啦!有心在,就算澪不行,心也會讓表演是完美的!」
  因為心的這句話,澪決定要快點把這首歌練起來,絕對要比心還亮眼!
  「誰說我不行了!」
  「那就這樣囉!開始練習吧!」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  在廣場已經聚集了許多人,在一陣吵雜聲之中,主持人站了出來。
  如果是認識的人就會知道,那是製作人小姐。
  「大家好!我是ichu們的製作人,今天的活動即將開始,請大家好好享受,另外今天是山野邊澪的誕生日,如果有禮物要送的話,等下會有時間,請先好好等待。」
  燈光開始黯淡,粉絲們安靜了下來,等待兩人的出場。
  「那麼要開始了喔!首先是天使與惡魔帶來的『Reversible-Ring(翻轉的戒指)』,這是《美妙天堂》動畫中末日戰場組合的蜜柑和茱香的歌喔~」
  音樂開始播放,燈光漸漸亮起,粉絲們漸漸能看清楚舞台上的兩人,看起來就是可愛的天使和惡魔。
  心:「祝福的鐘聲,叮咚~又紅又甜的蘋果~只要咬下一口,你看,頭暈目眩,已經被俘虜。」
  澪:「給我在那邊跪下,吾之靈魂已開始,感到疼痛和乾渴,喚起汝之名字。」
  心:「引誘你來到,命運的另一面。」
  澪:「黑暗與光芒,交織成混沌。」
  心&澪:「Reversible-Ring,在這無名指上,系起那一枚莫比烏斯戒指。」
  澪:「魅惑的惡魔。」
  心:「微笑的天使。」
  心&澪:「請一定要銘記這兩名少女!」
  在音樂結束之後,迎來的是粉絲們的掌聲和歡呼聲。
  「謝謝大家,心好高興!」
  「我也是,身為Eva大人的從者,能得到你們的支持我深感榮幸,給你們帶來幸福的黑魔法吧!」雖然我大多數用的都是詛咒的,但也是有其他不同效果的,比如說迷幻之類的......
  「接下來,可以上臺和山野邊澪、華房心簽名、握手和送禮喔!趕快把握,機會難得!」製作人如此地說。
  粉絲們紛紛上臺,表達祝福並送禮。
  「生日快樂,澪君!這個給你,是我親手做的餅乾喔!」
  「謝謝!這個魔法陣給你吧!旁邊有『死與時之門人』的我的簽名,千萬不要亂使用喔~」發生什麼事我可不會管喔~
  「心醬,這是之前在某家商店看到的可愛頭飾,因為心醬最可愛了,人家要把這個送給你。」
  「謝謝,心會好好收藏的!」
  在粉絲們的熱絡回應中,表演到了尾聲。
  「最後,我們要獻上『We are I★CHU!』!」
  澪&心:「No matter how dark,no matter how cold,渴望能夠成為照顧你夜空的勇氣。」
  澪:「悲傷任眼淚流淌而過就好了,喜悅由歌聲寄託而出就好了。」
  心:「將你心中的悸動傳達出來吧!我們每時每刻都會在你身邊哦!」
  「……」
  澪&心:「謝謝大家!」
  活動圓滿結束,每人都露出了滿足的笑容。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  「澪君,要回去了喔!」Baberu向澪說道。
  「我......不想回去......」笨蛋蠻居然忘了我的誕生日,我回去一定會生氣的。
  「不只是哥哥,蠻君一定也在等澪君喔!」
  在澪猶豫不決時,製作人走了過來。
  「山野邊君,生日快樂,這個給你,回去再看喔!還有蠻的,告訴他明天才可以看喔!」製作人把手上的兩個信件交給澪。
  「製作人桑,謝謝!今天我很開心!」妳送了很棒的禮物喔!還有... ...華房心也是,當然Baberu也是。
  「好了,現在很晚了,澪君和Baberu君快點回去吧!Eva君和蠻君在等你們喔!那我先走了喔!明天見!」製作人離開了。
  「澪君,回去吧!」
  「嗯…...」Eva大人一定會記得的吧......
  回到家之後,出來迎接的是蠻。
  「你們怎麼那麼慢!快一點進來吧!」
  澪一踏進門,彩帶突然從四處冒出。
  蠻&Eva&Baberu:「生日快樂!」
  這一切都嚇到了澪,他以為他們都忘了他的生日,因此現在呈現出呆住的狀態。
  「澪,你怎麼了,振作一點啊!」蠻用右手在澪的眼前揮來揮去。
  「笨蛋蠻!不要再揮了!」
  澪現在除了驚訝,還有一些高興。
  「難得的誕生日,可是要好好慶祝一番,汝有何願望,吾將幫汝實現。」
  「Eva大人,如果可以的話,你可以抱我一下嗎?」澪看起來有點害羞,畢竟這種話對某些人來說是難以啟齒的話。
  「當然,為了我可愛的從者,這沒問題。」
  Eva輕輕擁抱住澪。
  「謝謝!Eva大人!」
  「Baberu也要抱抱,因為最喜歡哥哥和澪君了。」當然還有蠻君、黑、朔和製作人......
  「欸~我也要!」
  為了不被波及,Eva和Baberu讓開了。
  「等等!蠻你不要壓上來!」澪大喊。
  「咚!」
  蠻推倒了澪,而且很不恰巧的,蠻剛好親到了澪的嘴唇。
  「唔......笨蛋蠻!你在幹什麼!我都還沒有親過Eva大人耶!」還有製作人......
  「對、對不起!」澪的嘴唇......好軟。
  「算了!看在今天把你的蛋糕用到地上的份上,我就原諒你了。」
  「喔,好喔!澪不生氣就好了。」
  Eva拿出一個禮物盒,將其交給澪。
  「這是吾親自去挑的,拆開吧!澪!」
  「好的!Eva大人!」
  澪遵從Eva大人的命令,將盒子拆開,裡面裝的是一本厚重的黑魔法書。
  「哇!這是超稀有的版本,我怎麼找都找不到,不愧是Eva大人!謝謝Eva大人!」
  「好了!來吃蛋糕了喔!還有澪你最喜歡的湯豆腐喔!我可是為了買特製魔法陣蛋糕很早就預約排隊了喔!」
  「蠻......謝謝。」
  澪看起來有點羞澀,那應該是因為他很少向蠻道謝吧。
  「對了,我想看一下製作人桑給的信,還有蠻,這是她要給你的,要明天才能看。」
  「謝囉!」
  澪將信打開,裡面寫著:『致山野邊澪:山野邊君,生日快樂!今天的活動開心嗎?粉絲的禮物肯定收到很多了呢!華房君也幫忙了很多要好好感謝他喔!接下來繼續加油喔!我會站在你們的身邊支持你們,幫助你們!製作人筆。』
  旁邊還附了一個製作人親手畫的澪的圖案。
  謝謝妳,製作人!我好喜歡!
  「澪君,許願吧!三個願望。」
  「好,那麼,第一個,我想要和Eva大人永遠在一起。」
  「我呢?」蠻發問,看起來有點受傷的樣子。
  「Baberu呢?」
  「笨蛋嗎?你們不會和Eva大人永遠在一起嗎?」
  「嘿嘿!當然啊!」
  「Baberu也是,要和哥哥、澪君、蠻君永遠在一起。」
  「接下來,第二個願望,希望Re:BERSERK能更受歡迎!製作人桑也能更高興!」
  「最後,第三個願望......」笨蛋蠻絕對不可以忘記我的誕生日!
  「欸,第三個是什麼啊?」
  「笨蛋蠻!說出來不就沒有用了嗎?」
  「好啦,那快點吹蠟燭吧!快要12點了!」
  澪將蠟燭熄滅之後的下一刻,午夜12點到了。
  現在是十文字蠻的生日了。
  Eva&Baberu:「生日快樂!」
  澪:「看在你還記得我的生日的份上,就祝你生日快樂!我會將最棒的黑魔法獻給你的。」
  「那個還是算了吧!不過謝謝啦!澪、Eva大人、Baberu!」
  道謝完了之後,蠻把製作人的信件拆開了,上面寫著:『致十文字蠻:十文字君,生日快樂,我和其他ichu們有準備好吃的在等你喔!你一定要來喔!但是可不要吃壞肚子喔~製作人筆。』
  喔喔!Thank you!我一定回去的!
  「那我要許願了喔!第一個,我要和澪、Eva大人、Baberu永遠在一起,畢竟是家人嘛!」
  「這不是和我的重複了嗎?」
  「不一樣,我還加了你和Baberu。」
  因為澪很不坦率啊,很多事都不太會說出來。
  「第二個,我要吃好多好多好吃的東西!」
  製作人說了有很多食物在等我呢!好期待~
  「第三個......」要跟澪的關係更要好!
  「蠻你還不是沒有說第三個願望是什麼!」澪說道。
  「不是說出來就沒有用了嗎?」而且我絕對不會告訴澪的!因為感覺有點肉麻啊…...
  「那個,作為禮物的代替,有什麼願望我都會幫你實現喔!混蛋蠻快說吧!」
  「那麼,今天一整天澪都要跟我待在一起,不能離開我的身邊。」蠻說出了自己的願望,想看看澪的反應。
  這樣的話,澪會答應嗎?
  「那當然沒問題,只要混蛋蠻你不要離開eva大人就好了啊!這樣就等於我不離開Eva大人了!」
  「可以嗎?那等下要一起睡喔!」
  「開什麼玩笑!我才不要!」澪剛說完就反悔了,蠻的要求怎麼會這麼奇怪。
  「澪,答應別人的事絕不可後悔,一定要完成,吾說過了。」
  「......好吧。」
  由於Eva的關係,澪不得不聽話。雖然是如此,蠻還是很開心。
  「笨蛋蠻!吃完給我去洗澡刷牙,還有睡覺不準流口水,我不要聽到打呼聲!」
  「好啦!」怎麼這麼麻煩。
  不過澪會一整天待在我的身邊耶!
  好高興!
  這是最棒的生日禮物了!
  
  
  
  
歌詞翻譯來源:
能翻轉的戒指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2583003
We are I★CHU:http://hariharautsu.lofter.com/post/1b12eb_bbe0afb                     

[沉月之鑰]《過於虛實的夢》(噗范)

其實這是第一次寫的同人文,是剛看完沉月之鑰第二部卷五後寫的。就是太有感覺才寫的。之前也有在其他地方發布過。
總之,超喜歡普哈嚇嚇的!快點回范統身邊啊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早晨的太陽將刺眼的光茫照進房裡,此時已毫無睡意,輕輕睜開朦朧的雙眼,映入眼簾的還是和往常一樣的房間。
  奇怪?
  我不是和小金跟沉月去找阿噗了嗎?怎麼現在會在我家?
  難道他的離開不是夢嗎?一切都完好如初嗎?還是被珞侍抓回去了?明明原本在迴沙,但為什麼又回到幻世了?
  不斷思考,但還是無法理解什麼。
  范統的武器離開了,為了找他的原主人,他不知道他有什麼苦衷,但他始終無法接受他離開的事實,就算不惜違背國主大人珞侍的命令,也想要找到他。
  說到這個,珞侍還好嗎?
  兩人的友誼會這麼就斷了嗎?
  他會擔心我嗎?沒有武器的我根本就是個沒用的累贅,但是即便如此,我也必須去找他。
  所以,抱歉了,珞侍。
  請你自己先回去吧!不要管我了。
       話說回來范統也不知道珞侍有沒有回去,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他會存在於這貌似他房間的地方,不過他很確定,這裡的確和他的房間不太一樣。
  啊~真希望我們去迴沙的這件事只是一場夢,那這樣就不會到迴沙,他也不會因此感應到他的原主人祭霜而離開了。
  在無計可施的狀況下,他這沒啥用的腦子怎麼想也想不透,緩慢坐起,朝四周察看。
  或許是想看看他在不在,也或許是想認清現實。
  但是為什麼?你真的在這裡?
  真的不是在做夢嗎?
  眼前這照理來說不應出現的東西,卻平白無故出現。
  沒錯,那是一把拂塵,他離去的武器——普哈嚇嚇。
  『為什麼?你不是拋下我去找原主人了嗎?』
  『為什麼你又回來了?』
  『你不知道失去你我有多難過,為什麼要再次出現在我面前?』
  『為什麼又要讓我知道,在沒有你的狀況下,我又是多麼無能...…』
  由於不想被他自己討厭的反話所搗亂,范統改用心靈溝通傳達話語給對方,但這麼做的原因,也許還有另一個,他怕用說的他可能會忍不住哭泣。
  不經過大腦思考的話語不斷傳向對方,但對方毫無理會,彷彿他什麼也聽不見。
  『為什麼不理我,難道現在出現在眼前的你也只是幻影?』
  范統再度拋出問題,不過對方還是不領情似的,一樣沒有反應。
  終於,他已經忍不住了,在旁默默啜泣。
  他從未想過明明近在眼前卻無法互相溝通,也從未想過他會如此難過。
  為什麼啊!明明想要找到你,現在也的確找到你了,為什麼你卻沒有反應?
  『我成功擬態了喔,月退說過擬態會成功的原因是因為思念,無從宣洩的思念,或許我已經不能沒有你了。』
  范統又用心靈溝通與對方說話,但他沒想到這句話卻引起了對方的反應。
  『真的假的?范統你居然又瞞著本拂塵,練成擬態了?』
  對方的話語透過心靈溝通傳達過來。
  哈哈……什麼瞞著?明明是你離開……我才……
  『哈哈!對啊,我練成囉!雖然只有一下下。』
  雖然很想要反駁,但范統很高興,他終於回應了。
  在范統回答他的問題之後,普哈嚇嚇化成人形,望著眼前雙眼哭紅又懦弱的主人。
  「范統,竟然你都可以擬態了,那本拂塵該走了。」
  他說了對范統有些殘酷的話,微微一笑。
  「為什麼?不能就這麼離開,去找新主人嗎?」
  我是說不能就這麼留下,不去找原主人嗎?為什麼反話這時候也要鬧我!
  范統太心急了,忘了能用心靈溝通與對方對話,導致用說的而把煩死人的反話引出來。
  「我不是不想留下,只是……你待在我身邊可能會有危險……」
  「你不管!就算很安全我也不想待在你身邊,我不要你留下!」
  為什麼?即使很危險,我也不希望你離開啊!是我太沒用了嗎?留在你身邊也只會成為你的累贅嗎?雖然現在的確也是如此,但我會變強啊!強到足以保護你,即便你是強到不需用我保護的神器。
  最後,普哈嚇嚇只是將手放在范統的額頭上,準備下昏迷咒。
  「有人會陪著你的,沒有我你也是可以活的。」
  你在說什麼啊!阿噗!你的離開就已經讓我那麼痛苦了,沒有你我要怎麼辦?
  普哈嚇嚇好像看透了范統的心思,撫摸了他的頭。
  「一切沒有你想的那麼糟,你會習慣。」
  我不要習慣啊!為什麼要這麼說?我只是不想要你離開,我只是……
  接著,普哈嚇嚇終於下了咒,轉身離開。
  在昏倒前,范統小聲地說了句話,接著就昏迷不醒了。
  「不要走啊!阿噗!」
  這句話並沒有被反話的詛咒所顛倒,但很可惜,對方已經從自己的眼前消失,什麼都沒有聽到。
  你不是說過我待在哪裡,那裡就是你該回去的地方嗎?騙子!
  為什麼要離開?
  我是多麼不爭氣,就和上次一樣,無法留住你。
  如果一切都是夢,
  那就好了……
  清醒之後,他發現他已經不是在原本的那個房間裡,而是阿噗、沉月以及他們的原主人祭霜生活過的地方了。
  剛剛的是夢嗎?但卻又如同他和暉侍在夢裡拖他過河一樣,是多麼真實卻又覺得虛幻。
  「前輩,你做惡夢了嗎?為什麼在哭?」
  醒來後第一個傳來的是金侍的聲音,他擔心的看著范統。
  我哭了嗎?
  范統輕輕撫摸自己的臉,果然從臉上傳來觸感是那溫熱的眼淚,或許在夢裡太過傷心,導致在現實中也流了淚。
  「不對,我沒有夢到阿噗。」
  范統用袖子擦拭眼淚,不想讓別人看到他軟弱的模樣。
  「喂!人類,你說你夢到哥哥,該不會是哥哥用什麼魔法傳送給你的訊息吧?我剛剛好像有感覺到哥哥的氣息。」
  啊,沉月妳居然聽得懂,不過這也不是多難的句子,聽懂也是應該的吧!不過現在並不是吐嘈的時候。
  「所以,那真的不是阿噗?」
  「什麼不是,肯定是哥哥啊!」
  啊,妳果然還是沒有進步,這麼簡單的一句話也聽不懂。
  所以,果然是阿噗嗎?
  他為什麼要以夢來見我,是因為覺得放不下心嗎?所以知道我可以擬態後,他就放心離去了嗎?
  為什麼不能回來啊?當面和我說話啊!
  算了,我知道不管現在講什麼,你都不會聽,或許是因為現在你做的事是非常必要的,因此不得不去做。
  所以,我會變得更強,強到能把你從原主人身上奪回來,我不知道祭霜有多強,但是,我一定會想辦法的!
  等著我!阿噗!
~~~~~普哈嚇嚇的內心想法~~~~~
  范統,你會過得很好的,待在我身邊的話,你會更危險,我是知道的。
  自從世界之牆出現的那一日後,一切開始不同了。
  在被逼迫之下,祭霜也開始變了,甚至已經變得不再是人類了。
  我必須去找他,因為這是無法不去做的事。
  如果可以……希望我能回到你身邊,但這應該不太可能吧……
  希望你還能是我的主人,而我還是你的武器。
  再見了,范統!
  The end

[刀劍亂舞]《三條》 第一章 團聚

嗯,是第一次在這裡發文,或許不是寫得很好,但就是靈感來了就寫了。還有更新可能會很久,第一,因為要考試,第二是因為要有靈感。還有不知道會寫幾章。
大概是今劍中心,沒有特別明顯的cp(大概吧)
總之,設定就不多說了(因為懶)
開始吧!祝食用愉快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有二人坐在路邊的椅子上聊天,而現在他們在聊一個這樣的話題。
  「你聽說過三條家嗎?」一位男人向另一個男人問道。
  「三條家?喔,是那個有一位兄弟失蹤好幾年的三條家嗎?」
  「對!據說自從他們五兄弟少一人後,三條家便沒什麼動靜,甚至傳出三條家要沒落的消息耶!」怕是被他人聽到以至於招惹麻煩,因此男人將聲音稍微降低,以手擋住嘴形。
  「欸,真的嗎?我怎麼從來都不知道?」另一位男人疑惑地說道。
  「是真的,因為三條家把這件事壓下來了,就算沒有動靜,他們的實力還是不可質疑的,雖然一位不見了,但其他四兄弟也都是強者,我看我們倆恐怕連一根手指頭都碰不到呢!」
  在兩人認真討論時,殊不知一旁有人走向他們。那人穿著綠色的和服,配戴著一把大太刀,面帶著慈祥的微笑。
  「三條家並沒有沒落喔,另外,我們已經找到他了。」
  兩人因他的出現而目瞪口呆,他們明明就把聲音降的很低了,為什麼這人還能知道他們的談話內容?
  良久,誰都沒說話,打破僵局的是突然冒出的另一人,他單膝下跪並且低頭尊敬地說道:「石切丸大人,三日月大人找您,請您趕緊回去一趟。」
  聽到此消息,被稱為『石切丸大人』的男人露出與方才不同的真實笑容。
  「原來如此,他來了啊。我知道了,將會盡快回去,你先走吧!」他吩咐下屬。
  「是!」那位下屬回答。
  兩人聽到他們的對話,不禁覺得自己真的惹貨上身。
  石切丸,石切丸啊!
  他不就是三條家兄弟的其中一位嗎?天啊!為什麼他們的運氣這麼不好啊?只是隨便在旁隨便閒聊,然後就莫名其妙聊到三條家,接著又可悲的遇到了三條家的人,他們到底做錯了什麼事?
  「大、大人,我們不是故意的,請、請饒命啊!」男人雙腿跪下之後害怕地道歉,不但言語有些結巴,身子還微微的顫抖,深怕石切丸要對他們怎樣,畢竟三條家的嚴刑是十分冷酷無情,無人不知無人不曉,因此大家都不太敢違抗三條家。
  「是、是啊,我們真的不是故意的,剛剛那只是名間的謠言,可信度十分低啊!請大人千萬別當真,饒了我們吧。」另一個男人也跪下道歉,懇請原諒。
  石切丸對他們所說之話並沒有感到生氣,或許是他一直以來除了兄弟的事情以外都以淡定的心情面對,也或許是剛剛得到的消息將不爽的心情取代,總而言之,他現在心情很好。
  「哈哈,下一次就別說他人的閒話了,這次就先稍微饒過你們,有緣再見。」
  「是,感謝大人饒命!」兩人齊聲高喊。
  開什麼玩笑?當然是永遠不要再見面比較好才是。不過他們能被饒過已是非常幸運之事了。
  石切丸在回去的過程中巧遇小狐丸,兩人就邊聊邊走回家。
  「話說回來,小狐丸,你知道他來了嗎?」
  「知道啊,我們被叫回去不就是這個原因嗎?」小狐丸捲著自己的毛髮,心情貌似很好的樣子。
  「是呢,那快走吧。」
  而他們到家之後,出來迎接的男人眼睛裡有著月亮,有著一雙那麼特別的眼睛也就只有他了——三日月宗近。
  「你們終於回來啦,真慢呢。」
  「他呢?」石切丸問道。
  而三日月宗近也就只是笑著,要求石切丸和小狐丸跟他走。接著三人到了一個只有三條五兄弟能進入的房間,也就是寢室。裡面除了高大的身影外還有一個嬌小的身影,高大的是岩融,而那擁有紅眼的嬌小人兒即便是服侍三條家的人也不太清楚,只是覺得有點眼熟但卻想不起來。
  裡頭的兩人彷彿沒注意到門外之人,繼續玩鬧。
  「喔~我可是很厲害的喔!等著瞧吧!」嬌小人兒跳起來想要拿到岩融手中的鈴鐺。
  「哈哈哈!你搶的到嗎?我可是很高大的喔!」岩融將鈴鐺舉的更高,使搶到鈴鐺的難度增加。
  「看我的!」
  嬌小的人兒一躍而起,被他的跳躍力驚訝到的岩融下意識往一旁躲開,緊接著嬌小的人兒就跳進了三日月宗近的懷抱,還好三日月宗近的力氣很大,雖然平常都一直說自己是老爺爺,但在重要時刻還是會認真的。
  「呵呵,小心一點啊。今劍還是一如往常的喜歡和岩融遊戲啊。」
  沒錯,現在在三日月宗近懷裡的正是今劍,他們三條家失蹤的兄弟。
  「三日月大人,對不起!你有受傷嗎?」今劍擔心的問道。
  「沒問題,就算我是老爺爺也還是有力氣的。話說回來,叫我三日月就好,畢竟是兄弟。」三日月宗近摸了一下今劍的頭,然後將他放下。
  「可是我們真的是兄弟嗎?不像啊。」今劍歪著頭,疑惑的精緻小臉讓人覺得極可愛。
  三日月宗近對這個問題貌似不感到意外,笑著讓大家進去入座。接著,大家就開始向今劍自我介紹。
  “嗯,我是三日月宗近,目前是三條家的現任家主,但是是兄弟中年紀最小的,還有是個老爺爺。”
  「你是老爺爺那我們怎麼辦啊?」小狐丸吐嘲了一下。
  「欸?大家不都比一般人年紀還大了嗎?」三日月笑著問道。
  「那不一樣。」石切丸回答。
  「嗯...所以你們到底幾歲?」今劍發出問題。
  「年齡是秘密喔~即使是老年人也是。別說這個了,換下一個人。」三日月宗近轉移了話題,畢竟再講下去可能講不完。
  「喔,那換我,我是小狐丸。」
  「就這樣?」
  「不然還要講什麼?」
  由於小狐丸一臉『我就是不想講你們想要怎樣』的表情,於是就換石切丸介紹了。
  「我是石切丸,要淨化事物就交給我吧。」
  「嗯!拜託你了!」今劍認真回話。
  「接下來是我,我是岩融!我和你以前的感情很要好喔!」
  「以前?我們沒有見過面啊?」
  雖然今劍的確有和他們很熟悉的感覺,但是果然還是沒有印象。
  「這事之後就會了解了,別在意。」岩融眼底閃過一絲悲傷,但今劍並沒有發現,大概是因為他用爽朗的表情掩飾住了吧。
  「還有問題嗎?」三日月宗近發言。
  「我有!」今劍舉起右手,在其他人同意之後淘氣地說:「我還沒自我介紹呢!嗯,我是今劍,很多人都叫我小天狗喔!解釋就算了。還有一直都長不高,有點羨慕你們啊~」
  「別在意啦!我就是喜歡小巧可愛的。」岩融又露出爽朗的笑容。
  「可是我在意啊!」今劍不滿地說著。
  在此時,三日月宗近「哈哈哈」地笑著,引來其他四人的注意。
  「你在笑什麼啊?」小狐丸覺得他很奇怪,是不是吃錯藥了?
  「沒事,只是我們三條家五兄弟終於齊了,甚好,甚好!」
  「什麼啊?現在說不會太晚了嗎?」小狐丸又吐嘲了一下。
  「是呢,這下三條家要熱鬧起來了呢。」石切丸說道。
  「接下來就好好相處吧!今劍!」岩融高興地說著。
  「當然!」雖然在今劍心裡他們是莫名其妙成為兄弟,但跟這些人在一起總是會有著暖暖、熟悉的感覺,因此他也毫不猶豫的回應。
  的確,三條家終於到齊了,之前之所以沒有動靜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們在等待,等待五人到齊的這一刻。而現在相聚了之後,五人的臉上皆露出了真誠的笑容。